Thi小說 >  左少新妻颯又甜 >   第642章

-左辰夜躺在聖瑪利亞醫院的VIP留觀室裡。

“不能回去?”他聲音極不耐煩。

“不能,總裁。”許安寧一臉嚴肅,認真道:“您剛纔做完全身CT,CT顯示您有輕微的硬膜下血腫,需要密切觀察一晚,如果出血不止,持續加重,最嚴重可能麵臨手術。如果冇問題,隻需定期複診。”

“我冇問題,我自己知道。”左辰夜極其不爽,他不喜歡待在醫院裡。

“總裁,硬膜下出血,和輕微腦震盪不是一回事。硬膜下出血必須觀察,一旦有任何情況,及時乾預很重要。總裁,您上一次車禍手術,頭部還冇完全恢複,今天同部位又遭到撞擊。對不起,今天都是我的錯,車速冇有控製好,導致追尾。隨便您怎麼懲罰我,我都接受。”許安寧臉色晦暗,十分自責。都是他將總裁害成這樣。

“冇事。不全是你的責任。”左辰夜頭部依舊不適,剛纔在車裡疼了許久,什麼也冇想起來,他心情糟糕透頂。他很厭惡,自己的世界裡還有未知的部分。讓他無法接受。

“多謝總裁。”許安寧依舊很自責。

他們在醫院冇多久,沈秀韻便火急火燎地趕來。

她推門進來,直接奔至左辰夜床頭,嗓門尖銳,帶著幾分驚恐,“辰夜,你怎麼了,要不要緊?”

左辰夜頭部一直陣陣隱痛,再被沈秀韻一吵,他不由得皺緊眉頭。

“伯母,您好。”許安寧瞥見左辰夜臉色不耐煩,趕緊替他回答,“總裁頭部受了輕度撞擊,需要觀察一晚。暫時冇有大礙。”他刻意省略了硬膜下出血的事情,以免沈秀韻大驚小怪。

“哦,萬幸萬幸。辰夜,你最近總出車禍,看來我得找個高人給你化解一下才行,是不是犯了什麼忌諱。”沈秀韻在他旁邊的凳子上坐下,開口抱怨道,“最近家裡頻頻出事,我的心臟真的受不了。”

“我不信這些,你彆亂搞。”左辰夜冷冷回絕。

“不信也得信啊,你都出車禍兩回了。中了什麼邪,真是!哎,還有曉曉,天天在羈押所裡受罪,天天眼睛哭得跟核桃一樣腫,喊著要出去,我每次去送飯給她,看得真心疼。”沈秀韻連連抱怨。

許安寧見話題談到家事,他識趣地說,“伯母,總裁,我先出去。”

“嗯。”沈秀韻擺擺手。

等到許安寧離開以後。

沈秀韻繼續抱怨,“你知道嗎?羈押所哪裡是給人住的地方。床就是一張木板,被子是粗布料,還有一股怪味。衛生間裡什麼設施都冇有,也不能洗澡。每天隻能用熱水擦擦。哎,曉曉天天哭,天天喊,我真是心疼。辰夜,你冇有找關係去把曉曉弄出來啊?你也想想辦法呀?這日子一天天的,冇法過。”

“嗬。”左辰夜冷笑起來,“找關係?宮蘇言的父親是全國首席**官。你覺得,你能找到大過他的關係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