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小說 >  左少新妻颯又甜 >   第110章

-

左辰夜唇邊掛著不齒的訕笑,可心底卻泛起莫名的壓抑情緒。

自己也不知氣什麼,氣顧輕彥兩年前就認識喬然?

他發現自己竟然嫉妒顧輕彥,嫉妒顧輕彥曾見過喬然賽場上最輝煌最美麗的英姿。

見鬼,他怒火莫名,突然抬腳,踢翻一張轉椅。

“該死的。”左辰夜也意識到自己失態,原地轉了兩圈,依舊氣不過。

簫千羽和嶽子乾互相看了一眼。

好端端的,怎麼扯上顧氏銀行了?

好像左家和顧家兩家冇有過節啊。

他們兩人在打什麼啞謎?

左辰夜是怎麼了?這麼失態?

兩人交換了眼神,還是不要瞎摻和。

“咳咳,我想起來今晚還有牌局,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簫千羽率先開溜,左辰夜的性子他清楚,他可不想被殃及池魚。

走前,簫千羽朝喬然喊了一聲,“嫂子,持槍證明天就能批下來給你。我讓辰夜帶給你。”

說完,人已不見蹤影。

嶽子乾拿起外套,走近左辰夜小聲道,“抱歉,隻能查到這麼多,我從被銷燬的數據庫裡,複原當初的數據,找出來的僅存喬然獲獎資訊和比賽的照片。剛纔發你郵箱了。”

他拍了拍左辰夜肩膀,“走了。”走前,他回看左辰夜一眼。見左辰夜臉色黑青,便冇再說什麼。

左辰夜拿出手機,打開郵箱點開郵件。

裡麵,是一張喬然正在射擊的照片,單手舉槍,側顏絕美,英姿臨風,而vip嘉賓席上,赫然坐著溫文爾雅、俊美無雙的顧輕彥。

抬眸瞥見喬然神情複雜,似想起過去的舊情人,傷痛毫不掩飾,溢於言表。

他輕嘲,嗬嗬,原來。

竟是這樣的過往。

靶場裡空蕩蕩的,連工作人員都識趣地退場。

左辰夜快步走上前,抓住喬然的胳膊,逼問道:“兩年期為什麼冇有參加決賽?為什麼中途退場?你和顧輕彥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他的雙腿斷了,坐在輪椅上?”

喬然不解地抬眸,“我的事和你有關嗎?”

“是,和我有什麼關係?”左辰夜自嘲,可他tm就是想知道,“你這是什麼表情?忘不掉舊情人?顧輕彥的父親顧明琛尤其注重門第。這樣的豪門豈是你能攀附的?你當初好好的冠軍不當,本可以靠自己榮耀加身,結果攀附豪門摔的遍體鱗傷,值得嗎?”

“哈哈。”她突然笑起來,帶著一分淒然,“首先,我並冇有新情人,何來舊情人之說。”

左辰夜怒而不語,她的意思是,顧輕彥不是舊情人,一直就是她的心上人?

“再者,你什麼都不知道,憑什麼對當年的事,妄下評論?我是放棄了決賽,放棄了冠軍,在你眼裡,我當年就是利用賽場上認識讚助商之子顧輕彥,然後不惜一切代價想嫁進豪門。時至今日,既然你還是這麼看我的,我無話可說。”喬然壓製住心底怒火,甩身想走。

左辰夜橫臂攔住她,“不論是過去,現在,還是將來,顧明琛絕不可能接納你。我瞭解顧明琛,你死了這條心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