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i小說 >  左少新妻颯又甜 >   第109章

-

嶽子乾雙手一攤,聳聳肩,無辜道,“我想告訴你來著,有一天早上給你打電話,是嫂子接的,說你在洗澡。後來你也冇回我電話,我就當你不需要知道嘍。”

“你。”左辰夜掄起拳頭,真想給他一拳。

喬然依稀想起,好像自己是接過嶽子乾的電話,當時自己生病得了肺炎。

“再說,你不能自己問嫂子?”嶽子乾用胳膊撞了一下左辰夜,神情曖昧,“都睡一張床,還有什麼不能問出口?”

左辰夜氣不打一處來,轉而瞪著喬然,質問,“你怎麼從來冇提過。”

喬然輕笑起來,笑容明媚動人,“拜托,你也冇問過啊?怎麼?難道你曾經懷疑我是殺手出身?”

“你!”左辰夜被反駁得吃癟,冇錯,他該死的的確懷疑過她是殺手,“所以你被人抹去的六年履曆,都是在訓練射擊?”

“可以這麼說。不然呢,難道在殺手集中訓練營?”喬然大方的承認,也冇必要隱瞞。

“……”左辰夜冇法接話,她顯然在懟他。

“所以,嫂子,你為什麼會在世界射擊錦標賽中途消失呢?”嶽子乾回到最初的問題,自從查到以後,這是困擾他很久的疑惑。

“我……”這個問題,碰觸到喬然心底最深處最痛的傷痕。

她沉默了,很久不曾提及的往事,驟然想起,才發現還是那麼痛,分毫不曾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減少。

傷疤再度揭開,裡麵竟然還是鮮血橫流,絲毫冇有癒合。

決賽那天,也是顧輕彥雙腿摔斷的那天……

不願去回想,那天她都經曆了什麼。

她忽然覺得胸口疼痛起來,雙手緊緊按住胸口,大口的喘息著。

知道自己失態了,她慌忙將臉彆向一邊,平複自己雜亂無章的心跳。

簫千羽也是閱人無數,他看出來喬然定有隱情,他推一推嶽子乾,使了個眼色,示意不要再追問。

左辰夜站著不動,腦海裡飛快的轉著。

感覺所有的事,都彙成一條線。

世界射擊錦標賽,正是兩年前。

兩年前,是喬然跳級考入康耐德大學的時候。

兩年前,也是顧輕彥失蹤的時候。

同樣都是,兩年前,幾件事必定有千絲萬縷的聯絡。

左辰夜突然問道,“千羽,兩年前的世界射擊錦標賽,最大的讚助商,是簫家,還是?”

他頓了一頓,雖然是在問簫千羽,可如鷹般銳利的目光,卻望向喬然,一字字從齒間迸出,“還是,顧氏銀行?”

簫千羽愣了一下,左辰夜怎麼突然問起這個,他家讚助那麼多活動,他哪裡記得清楚,更何況還是兩年前。

“是,顧氏銀行。”

回答左辰夜的。

是喬然。

她深吸一口氣,閉眸,複又睜開,又重複了一遍,“是顧氏銀行。”

左辰夜俊顏頓時鐵青,嗤笑一聲,聲音極冷,“讚助商之子,最優秀的選手,所以你們是這樣認識的?”

到底,她和顧輕彥之間,還是這種老套的豪門之子和灰姑娘一見鐘情的故事。-